tamako

一下就投降了
只是赌着气 一句示弱的话 就让我立刻投降了
我真的太残忍了 太残忍了

我有相思 不可说

kiHaru__:

想了想还是不虐了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呀 大头宝宝们!ヾ(´∀`。ヾ)

眠眠躺下梦绵绵:

🌧️后面跟着🌈

怎么突然想哭😢不是风里 要在身边😭

眠眠躺下梦绵绵:

风里听见你的歌声,hiong~

突然觉得好陌生 突然觉得这都不是真的
我喜欢的人 我所追求的东西 真的有意义吗
恍惚看到你的年龄 24 再一想 我都23了
十年了

She still needs a sweet dream.

马上又可以追星啦

狗年真的是做了只好狗ᖗ( ᐛ )ᖘ
这行程 堪比小天 我都心疼自己(不 是心疼钱

【辰兴】是你

(ᵕ̥﹏̑ᵕ̥̥)

火山炸鸡:


 @鲸落落落落落x_ 点的梗~


摄影师兴×歌手辰的一见钟情梗(还有一张图放在文末)


注意:OOC/不上升/经不起专业推敲







00


张艺兴去摄影棚里找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正忙着工作。他在旁等待的时候听到棚内循环播放的几首歌他都没有听过,歌手的音色十分清澈,听过一遍就能留下深刻的影响。绝对是几首听上去适合放在歌单里循环几首歌。张艺兴不禁有些好奇,打开音乐软件听歌识曲了一下,才得知原来这是近期的新歌,他虽然没听过,但横扫了很多榜单,并且首小时点击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成绩……最后他的视线定格在歌手的名字上:金钟大。


 


这个名字他倒是听过,但是他对金钟大本人毫无印象,这倒是另一件稀奇的事情了,这几年他的业务能力得到认可,合作过的歌手演员模特他都记得名字,唯独金钟大其人见都没有见过一次,这令他十分好奇。


 


点击进入歌手百科的主页,目光扫过歌手的头像,一个年轻的大男孩,留着乖乖地学生头,头发微微遮住眼睛,他的笑容十分有感染力,正逢现场的一首歌进行到副歌部分,在他脑海里留下了重叠的印象:这是一个声音与笑容都有感染力的人。


 


边伯贤的助手提着咖啡小跑出来,对他说:“张老师,边老师说就快要结束了,让你先跟我进去等一等。”


 


张艺兴结果咖啡道了谢,边和他向里面去,边好奇地问了一句:“为什么放这些歌?伯贤他今天拍的是谁?”


 


助手听到后转过身朝他笑笑:“是金钟大呀,张老师想要签名的话要快点啦,大家都等着工作结束找他要签名的。”


 


01


在边伯贤收工前张艺兴去了一趟卫生间,洗手的时候听到隔间有人出来,张艺兴一抬头从镜子里一瞥,不禁感叹起缘分的奇妙来,今天摄影的主角顶着一个可爱的妹妹头由远及近的过来了。


 


看到他的造型张艺兴有些忍俊不禁,毕竟他方才查的百科里金钟大的刘海还有些长的微微遮住眼睛,那是一张十分有少年感的脸,而现在的发型将他特色的八字眉完全的展露出来。并不奇怪,只是有些过分的可爱了。


 


张艺兴先洗完手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刚才在歌里听到的声音把他叫住了:“那个……您好?”


 


这种没多少人的空间里能叫住他的只有金钟大了,张艺兴回过头,点点头:“您好。”


 


金钟大的手湿漉漉的,显然还没来得及擦干。他把两只手放在胸前甩了甩,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张艺兴旁边的烘干机道:“您的工作证忘记拿了。”


 


他脸上是那个被张艺兴断定为“很有感染力”的笑容,眼睛亮亮的,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来。张艺兴愣了愣神,他伸手拿过旁边的工作证,道了一声谢继续面不改色地朝外面走去。其实他耳朵竖的高,听到烘干机以一种噪音的分贝运作起来,不由停下脚步,回身看了一眼。


 


烘干机的声音很快就停下来,在金钟大迈出卫生间之前,张艺兴迅速地转过身又朝前去,等他们一前一后的回到影棚,边伯贤正对着电脑屏幕看刚刚拍出来的照片。张艺兴心中对金钟大其人十分好奇,便也凑过去看屏幕,照片一张一张的浏览过去,张艺兴正看得出声,旁边又传来一个直接在耳边回响的:“哦~拍的好棒啊。”


 


他的声音太近又来的太突然,吓得张艺兴脖子一缩,反射性的一回头,直直地看进金钟大的眼底去。


 


这一回头便面对面的缩短了他们见面后的距离,天知道金钟大是什么时候凑在他身后一起看照片的,张艺兴闻见金钟大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瞪大了眼睛,片刻后呆呆地问出一句话:“你最近……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听他这么问,金钟大也是一愣:“恩?……恩,算是吧……”


 


张艺兴的大脑今天显然当机了,他们继续维持着这种距离,然后他又平缓而机械地道:“近看的话你黑眼圈有些重呢,后期可能要修一修了。”


 


短短的那几个瞬间,张艺兴的大脑如实给出他这样的职业反应。


 


边伯贤听到这边的动静,从工作的状态里抽离出来,一回头就看到朋友和今天的模特以一种别扭地姿势面对面的玩“谁先眨眼谁就输了”的游戏,接着他听到张艺兴两句没头没脑的话,伸手直接掐了一下后者的腰:“你在干什么呢?”


 


02


晚上张艺兴和边伯贤是约好吃饭的,不意外的今天的话题围绕着金钟大展开。


 


“你居然真的就这么问了!”边伯贤感叹道,“这是我第一次见你这样。”


 


张艺兴摇摇头,发出一声哀叹,他捂着脸趴倒在桌子上,声音从指缝和桌面上艰难的挤出来:“我以后可没脸再见他了。”


 


“所以说,你认识他吗?”边伯贤好奇道,“他以前接的代言也不多,这是第一次拍封面,我想你应该是第一次见他来着。”


 


“对,我是第一次见他。”张艺兴颓然地爬倒在桌子上,喃喃道,“也是第一次听他的歌,第一次听他讲话,哦,或许还有第一次一起去了卫生间……”


 


“打住。”边伯贤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去卫生间只是巧合,不要硬凑到你和他的第一次见面里。”


 


“去卫生间也算数的,”张艺兴一脸认真地说,“我上高中的时候班上的女生都以一起去卫生间的次数来衡量友谊。”


 


“你和他只是第一次见面,谈不上友谊。”边伯贤啧啧道,“你现在就像是一个追星的小女孩。”


 


“你见过追星追到影棚看无修照片的吗?”张艺兴反驳他,“我这只是欣赏和好奇而已。”


 


“不过他确实挺厉害的,”边伯贤赞同道,“歌唱的好听,人也长得好看,这次上了封面,以后一定机会更多的。”


 


听到他这么说,张艺兴坐直了身:“也就是说我也有机会拍他咯?”


 


边伯贤疑惑地看他一眼:“你很想拍他?”


 


“想。”张艺兴点点头,“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对一个人的好感不需要积累就很高了,我现在对他就是这种感觉。”


 


边伯贤笑了一声,手指点在张艺兴额头正中间,一字一句地对他道:“我没有,但你这情况一般我们叫做一见钟情。”


 


03


如边伯贤所说,金钟大的事业进入上升期。张艺兴没等几天,就在街边再次与金钟大相遇了。


 


他站在金钟大面前道:“哎,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上次是我唐突了,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至于那个金钟大手捧着明星产品给化妆品代言的等身立牌有没有听进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张艺兴和立牌讲完话,就戴上耳机朝工作室走去,耳机里的歌曲和化妆品店铺里传来的歌曲重叠在一起,那是他那天在影棚听到的第一首歌。他进门,走到自己的办公桌,邻座的边伯贤敲敲他们之间的隔板,探出一个头来:“过两天要出差。”


 


“出差?”张艺兴点点头,他并不排斥出差,“去哪儿?”


 


边伯贤探出头来,给他一个坏笑:“去哪还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在我们出差的这段时间,金钟大要来这里拍新的封面。”


 


“……所以呢?”


 


“所以拍他的机会从你面前溜走了,”边伯贤从抽屉里拿出杂志的样本,“送给你的,当礼物。”


 


张艺兴看着杂志封面上笑的一脸灿烂的金钟大,想起那天那个近距离的接触来。他的神色黯然下来,像他这样初次见面就这般莽撞地人,金钟大或许也不想见到他来当摄影师吧,就这样也挺好,每天上班的时候和人形立牌讲讲话,工作原因他也不用去抢限量的杂志,这样不近不远的距离,他就觉得足够了。


 


04


金钟大其实是一个比较在意他人看法的人。这点是名人的通病,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下,每一道视线都是无形的约束。


 


所以他当天晚上就早早地睡了,谁都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贴玩两片眼膜就嚷嚷着要上床补眠,还特地戴了一个消黑眼圈的蒸汽眼罩,考虑到今晚没有什么必要的工作,便任由他去了。


 


“让他睡吧,”经纪人一脸理解地和其他人解释他的行为,“他可能知道从这次封面拍摄后时间就将少的可怜,这是在抓紧最后的时间享受睡眠呢。”


 


在眼罩的一片黑暗中,金钟大想起张艺兴惊慌失措的表情来。当时即便他也十分迷茫,但他还是一眼扫到了工作证上张艺兴的名字,虽然张艺兴被边伯贤拧了一下腰后就捂着脸跑出去了,可是那小鹿一样的眼神和红透了的耳垂还是留在他的记忆里了。


 


他是个摄影师呢。


黑暗中,金钟大翘起嘴角,等他再努力努力,争取有一天可以指定他来拍摄。


有那种时候他一定会赶走黑眼圈,精神饱满的站在他面前和他打招呼。


第一句话说什么好呢?


就说——你好,张老师,你看我今天的状态还好吗?


 


想着想着,喧嚣的世界便远去了,金钟大的呼吸平稳下来,梦里张艺兴湿漉漉的眼神瞥他一眼,对他说,看样子你最近休息的很好呢。


 


05


张艺兴和边伯贤坐在飞机上飞往另一个城市的时候,金钟大正好来到他的城市。


 


他和团队一进到张艺兴所属工作室里,就都有点懵了。屋子的正中间,张艺兴的办公桌前,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形立牌,一个小助理正把立牌上的灰用纸巾轻轻拭去。


 


“这……”经纪人先开口,“为什么这个立牌会在这里?”


 


小助理一抬头,先看到立牌上的人本尊坐在沙发上喝其他助理倒来的茶,他也有点懵,不知道张老师这是什么运气,前脚刚吩咐他楼下的化妆品牌宣传期他出差这两天会结束,让他帮忙去问问立牌可不可以给他,后脚老板惦记在心里的人就出现在了工作室。


 


“是张老师的,”考虑到张老师的形象,他咽了咽口水,“他说这个立牌拍的很有参考意义,让我们拿回来借鉴学习。”


 


“张老师?”金钟大放下茶杯,高声问道,“张老师的全名是什么呀?”


 


小助理没想到他这么问,连忙拿过张艺兴的作品集送过去:“张艺兴老师拿过很多奖的,等摄影老师期间感兴趣的话您要看看吗?”


 


金钟大点点头,放下茶杯,接过那本厚厚的影集:“好呀,谢谢你。”


 


张艺兴出差回来,那个小助理神神秘秘地给他展示人形立牌:“张老师,给你一个惊喜。”


 


张艺兴看到立牌就已经很惊喜了,一听还有惊喜,他连忙放下给大家带的特产道:“什么惊喜?”


 


小助理把立牌向后一转,白色的人形轮廓的背面,金钟大三个字和他的艺名CHEN一起签在上面,还画了一幅和金钟大本人像极了的表情,一看就是出自本人手笔。


 


张艺兴确实很惊吓:“他看到这个立牌啦?”


 


“这个……”小助理诚实地点点头,“看到了。”


 


“完了,我会不会像个痴汉啊?”张艺兴愁眉苦脸地问边伯贤道。


 


边伯贤不置可否:“不如你自己去问他?”


 


“我上哪去问?”张艺兴捂着脸,看着签名痛苦又快乐地道,“我走了,他来了,他走了,我回来了。孽缘啊……”


 


边伯贤打开邮件展示给他:“年末的颁奖礼,我们工作室有被邀请,位置一般都挺不错,兴许你能见到他,或许还能拍几张高清……饭拍。”


 


06


张艺兴到达现场的时候,金钟大的红毯已经走完了。他带着工作证一路找到自己的座位,左右看看,左边的人是某个前辈,右边是某新锐演员,再往右是某知名青年导演,再往右……金钟大的名牌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地放着。


 


张艺兴激动地在心底呐喊。这是除了第一次他们离得最近的一次了。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前辈给他打了招呼,新锐演员和他握了握手,知名青年导演给他递了一张名片,张艺兴一面笑的得体又大方,把工作室的名片发给每个打过招呼的人,一边心不在焉地悄悄关注那个座位上的人什么时候出现。


 


终于,不早也不晚,金钟大穿着剪裁合身的西服到位了。张艺兴和周围的前辈演员导演一起站起来,客客气气地和他握手。张艺兴把工作室的名片攥在手里攥出了汗,金钟大的问候已经进行到了新锐演员,他忽然下定了决心,把那张工作室名片塞回衣服里,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拿出自己的个人名片。


 


接着没有时间去做准备,金钟大就站在他面前了。张艺兴平视他,看到他的刘海长长了,虽然还不及眉毛,但看上去没那么幼稚了,这个长度刚刚好。金钟大朝他伸出手,开口不是您好也不是初次见面,而是清脆地一声:“好久不见。”


 


张艺兴僵直了片刻,他没想到金钟大还记得他,他握住对方的手,木讷地讲了一句:“好久不见。”


 


颁奖礼就要开始,这种问候还要进行下去,金钟大不能等张艺兴的大脑运转了,他善意地提醒道:“你的名片……”


 


张艺兴“哦”了一声把换过的名片递出去:“有需要请联系我。”


 


金钟大收好名片,笑了笑说:“我会的。”


 


张艺兴长舒了一口气,他落座后偷偷隔着几个脑袋看金钟大的侧颜,似乎金钟大总是在笑着的,在这个五光十色的现场里,他端坐在座椅上,轻轻眯着眼睛,嘴角小猫一样调皮地翘起来。和第一次见面没什么差别,有穿透力的笑容。


 


很快颁奖礼就要开始了。一个一个奖项颁发出去,人们精心打扮着自己,穿着昂贵的礼服你来我往,构建着一个虚浮喧哗的世界。音乐不断地响起又中断,终于进行到了音乐奖,金钟大被点到名上台去领奖了。这个世界在张艺兴眼中便变了一种颜色,在一切的浮华之外,他目光所追随的人就是唯一的真实。


 


站在台上的时候金钟大谦逊又耀眼,声音很活泼,可以看得出他很激动。张艺兴拿起相机按下快门,记录下他握着奖杯自豪地模样。过了半晌金钟大再次回到座位,现场的灯光暗下来,主持人上台揭晓着一个又一个粉丝日夜投票打榜出的结果。


 


张艺兴的目光却继续追随着那个一路下来的身影,看到金钟大将要落座有些微喘得模样,他举起相机想要在现场再次点亮的时候给他留一张独家视角的记忆,哪想到灯光亮起的时候金钟大似有所感的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没有准备好的刻意笑容,也没有镜头下各式各样的造型,他有些迷茫惊讶的表情就这样被摄像机记录了。张艺兴虽然因为他的对视一惊,但还是习惯性地按下快门,捕捉这最真实完美的一幕。


 


片刻后他看到金钟大整理好表情对着镜头挥挥手,他心里有种被抓包的羞耻感,连忙借着镜头伪装着自己低下了头。他看着自己的相机心里一片灰暗:完蛋了张艺兴,这一次真的是把所有的好感透支掉了。


 


后半场张艺兴过的浑浑噩噩的,好在没有忘记工作室的拍摄工作,结束后他也自以为知趣地迅速坐车走了,他觉得金钟大似乎是不再想见到他了。


 


整理照片的时候他把这张独家视角单独保存起来,剩下的当做任务上交。边整理他边黯然,这可能是最后一张独家视角了。


 


07


工作结束后张艺兴请了攒了挺久的年假。他躺在床上谁的电话也不想接,最后索性关掉了手机睡得昏天黑地。晚上醒来的时候肚子饿的咕咕叫,实在坚持不住打开了手机打算叫一份外卖吃。


 


这时候微信收到了加好友的请求:Chen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金钟大看了他递出去的名片!张艺兴在这时忘掉了饥饿,紧张地点了同意,好友请求通过后,对方发来一条消息:你拍我的那张照片,我能看看吗?


 


张艺兴回复他说:我以为你会不喜欢这样呢。


 


然后找出照片,期待又担忧地发送出去。


 


金钟大回复道:为什么会不喜欢?


 


“因为我做事都太奇怪了,其实我想说对不起的,那些唐突都不是出自我的本意。”


 


“也没有很奇怪啊。”


 


“所以你还是觉得奇怪了吧……”


 


“说来其实我也很奇怪,你做什么事情我都觉得并没有很违和,可能是第一次见面印象并不很差吧。”


 


“谢谢你的安慰了……”


 


“我是说真的啊!总会有一见面就很有好感的人吧,张老师你就是啊。”


 


张艺兴收到他的回复后手指一顿,他想到某一个晚上边伯贤指着他的额头道:“我们一般统称这种情况为一见钟情。”


 


见金钟大真的没有讨厌他的意思,张艺兴便配了一个表情回复他道: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这种情况一般叫做一见钟情。


 


过了很久金钟大都没有回复。张艺兴的心在忐忑中又灰暗了。他神色倦倦地叫了外卖,内心无比谴责自己的莽撞,刚刚赚回来的好感度全都泡汤了。


 


就在他下单后几分钟,金钟大的回复到了。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没法呼吸了。


 


金钟大说:“如果这就是自从见面后你每天都来我梦里捣乱的理由的话,那么用一见钟情来形容也没有错。”


 


张艺兴一时陷入了从未考虑过这个状况的木然中。他现在不怨金钟大回复的太迟让他有些尴尬了,事实证明,这种你来我往的感情试探,放在谁身上都要大脑当机的反应半天。


 


接着他的手机又收到一条消息,他茫然地看着屏幕上的一句句话,感觉事情的发展如同脱缰的野马,拉是无论如何拉不回来的。


 


金钟大是这样说的:我都这样告诉张老师了,张老师是怎么想的呢?


 


张艺兴缓慢地打字以作他最后的回复:若不是因为天天想你,我也不会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的意思。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其实我也不知道一见钟情怎么写,二次修改的时候觉得有些地方尬尬的ORZ


如果这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话,确实应该很浪漫,不过在我看来几率太小了哈哈(扯远了!)


这是答应露露同学高考结束后的点梗,顺便祝看到这里所有的高考考生金榜题名~


 











求求了 请合体吧 这一年 过得太艰难了